清水煮元宵

大家好我是元宵,也可以叫清宵,不是太太
抱图随意。
虽然我这种垃圾画大概没人会想要

“久等了……你在看什么?”
被阿萤抓着又是披衣又是临别赠礼好容易才被放走的叶望礼(夜叉)甫一出门便看见那人立在冬日寒风里,一点不觉得冷一样,还一脸若有所思,见他出来后就往他那处走去。

“无何,发现一点有趣儿的事情而已。”他淡淡地说着,眼睛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把他扫了一遍。

叶望礼看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问道:“是何事?”

“你、我,还有林萤,我们用的画风根本不是一路的。”他面无表情地陈述道,“我跟掌门师兄分明师出同门,我们的画风也大相径庭。”

叶望礼无奈地叹了口气。

“揍她一顿说不定下次画风就能统一了。”

[把脑袋伸出锅并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
[夜叉抽出了匕首]
[茨木拿走了夜叉的匕首并抢了他的佩剑]
[你失去了:大元宵x1]
[你获得了:小元宵x∞]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