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煮元宵

大家好我是元宵,也可以叫清宵,不是太太
抱图随意。
虽然我这种垃圾画大概没人会想要

最早听阿杰的歌是那首牵丝戏,还立了“才不会因为戏腔就喜欢一个歌手呢”这样超幼稚的flag。这种flag在看全职的时候也立过:“才不会因为是喜欢的对手关系就轻易萌上韩叶呢”结果……
结果就是沦陷了,韩叶就是很萌,阿杰的声音就是很有味道(才不会说为了听江雪埋骨跑去看古装美人群像视频结果对林青霞一见钟情[划掉]然后去看笑傲江湖顺带粉上金庸呢,嗯,av6210833)
……我也不知道我大半夜的在写什么,全都是个人看法啦,我逮谁吹谁的

男: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女:在世间自有山比此山更高
   但爱心 找不到比你好
                 ——世间始终你好
听着阿杰的《射雕三部曲》单曲循环画图的我,大概是有毒吧
结果就是,满脑子都是茨木寻衅斗殴(……)受挫然后夜叉用这句话安慰他(并撩他)
性转真好玩,可是我却画不出万分之一好

七夕快乐,依然是武侠paro
´_>`忘了提前准备了,我的锅
感觉夜叉全程懵X状态

看了想打人系列
救命我只会画眼睛了[被揍]

“久等了……你在看什么?”
被阿萤抓着又是披衣又是临别赠礼好容易才被放走的叶望礼(夜叉)甫一出门便看见那人立在冬日寒风里,一点不觉得冷一样,还一脸若有所思,见他出来后就往他那处走去。

“无何,发现一点有趣儿的事情而已。”他淡淡地说着,眼睛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把他扫了一遍。

叶望礼看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问道:“是何事?”

“你、我,还有林萤,我们用的画风根本不是一路的。”他面无表情地陈述道,“我跟掌门师兄分明师出同门,我们的画风也大相径庭。”

叶望礼无奈地叹了口气。

“揍她一顿说不定下次画风就能统一了。”

[把脑袋伸出锅并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
[夜叉抽出了匕首]
[茨木拿走了夜叉的匕首并抢了他的佩剑]
[你失去了:大元宵x1]
[你获得了:小元宵x∞]

“前辈!加入我等助掌门师兄一统江湖吧!”
“……不约,滚。”

夜叉:……cnm听见没!cnm!!
酒吞:你泡别人为什么要带上我???
穆玄英:小雨哥哥你看那个人跟我长得好像啊

我:“把这个拿去给屠龙吃”
倚天:“不干”省得喂大了跟我顶嘴

我知道他ooc了,只是想画带小孩子任性的倚天剑
车技好像不行了,想入肉倚天的时候居然有心无力的´_>`

由于是跟茨夜有关的脑洞,所以打个茨夜tag吧[被打]
很一本正经地摸人设
垂挂髻的萤草
倾髻的夜叉阿姐

以下涉及脑洞剧透,很狗血的!请慎重![不画不写只会开脑洞!(被打)]


出于私心设定萤草是夜叉的徒弟,富商千金,(干脆叫林萤吧)一开始夜叉觉得她骨骼清奇(骨骼:???)要她跟他学功夫,阿萤不答应,觉得夜叉轻浮还暴力。后来满门被屠,家产被劫去大半,幸好夜叉听得风声把她救下,夜叉自己却中了毒。夜叉发觉普通解药解不了毒(´_>`)就要去找阿姐,翻雪山途中遇到暴风雪,夜叉发觉身体越发无力,自觉命不久矣,便强桎住阿萤将一身内力尽数传给她´_>`后来夜叉就美滋滋地退出江湖了(如果脑洞够大编得下去,说不定阿萤就成哪门哪派或者哪个宫哪个殿的主人了呢´_>`)
阿姐是大天狗门下的´_>`(感觉人设有点类似程英……)内力比夜叉强,比夜叉稳重,通药理能救人´_>`(还有一种谜一样的大boss即视感,你猜——答应小茨木的人是谁,替小茨木理顺内力的又是谁,小茨木为何出现在酒吞门派的百里之外,为什么迷之信任夜叉)咳,与夜叉(我会给他想个名字的)一起被传是“外貌可男可女,出手狠毒,救人或杀人全凭喜好”,人送外号“俏夜叉”(借用甘宝宝的外号)其实根本是两个人´_>`对师父大天狗欲助黑晴明起兵谋反一事多次劝说无果,最终退出江湖,携师弟妖琴师(我会给他想个名字的)归隐。(对,茨夜以外还有妖琴师X性转夜叉)

俗套得不能再俗套了

表白金庸老先生

“阿琴”
“我不认为你这样的虫子能理解我的琴音——”

“——不过也罢”
“你就给我闭上嘴好好听着,虫子,一个音都不准落下”

在火车站摸鱼[滑稽]旁边的阿姨和小哥哥靠看我摸鱼磨时间[手动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