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桂花米酒小圆子

我吹爆大浅太太和糖糖太太!!!!
请继续叫我元宵!!!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各种性转请注意!
一个垃圾不务正业者
更新不在日程表里
爱好是ntr
博客封面不是我画的!不是!

这是我没画完的,我就瞧着哪天我才能给他画完[暴躁]

摆脱极简之后瞬间变美,多亏了古剑三逼我换内存条[]

沉迷游戏无心画画

是私设,深夜空间被监视又看起来像是拆cp,无处分享,我来随便发一发
直男小鸟爱上情,却不知孰上孰下×

画了他之后的摸鱼真是无比的顺手

摸个鱼,脑洞里的反派[]是长角的鸟,吃肉的

瞎画画,证明我还活着[×]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我在干什么
天哪
两个美人
天哪

鉴于评论区的一些理性讨论,那么就让我们开诚布公吧

你说说你这个人

我去洗个衣服:

参加合志嘛,本身就是一件燃烧热情的事情。
说实话,我本来不是这个圈的,所以对于各位的厚爱我一直抱着非常感谢的心情。
感谢各位对于我的能力的承认。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在实习了一天之后,回家吃饭洗碗洗澡收拾以后,一边和我的绑文讨论,一边画这些图。
本着做就要做好的原则,一张1280*1024大小的线稿我会画两三个小时,基本都是画到转点了。有时候来不及打黑白就得睡觉,不然第二天工作就会有影响。我必须六点半起来,七点差十分前出门,才可能赶上我们小区送我们出去的摆渡车,不然我就得顶着还不算特别热烈的大太阳,走将近十分钟的路程去搭乘公交。
但那个时候我为我的产出而快乐。
甚至对这对cp产生了感情。


我的绑文邀请我参加合志的时候,我是犹豫的。因为严格来讲我并不算圈内的人,所以参加以后我一点也不敢怠慢。
中秋那几天假,我除了跟我的母亲出去逛了一天吃了点东西,后来的两天都埋在宿舍里画稿。
后来的一个星期由于学校食堂的饮食问题突发胃炎,在一节课上突然盗汗无力,被同学架着到医务室躺了一两个小时,体温降到35.3摄氏度。以至于后来的两天我不敢肝得太过,只敢两天画一张。
国庆假期的时候,我的外婆突然被查出晚期恶性肿瘤,除了去奶奶家里看望以外,我的全部假期时间都陪在病房。没有桌子,我就趴在病床上,花了一个下午,细化我不满意的三张稿子。
十月三号我交稿之前,我再无心思画稿,预计本该画的六张,我只交得上五张。所以为了减少截稿日审核和主催的工作量,我选择在三号提前把画稿上交。
但是二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呢?
她们没有接我提前交的稿。
我作为一个提前交稿的人,被留到了第二批。
我有一种生命都被辜负了的感觉。


而昨日,更有一免审核写手在群内公开以自己的年龄小鄙视群内众位写手。
我虽然是画手,但是我也看文,也试过写文。我的绑文和我一次一次讨论剧情如何发展,在某种性格某种环境之下会说出什么样的话。而我的绑文,就仅仅因为说话太直,被人孤立。一个不会打标点符号、以不断句为个人风格的写手却能得到免审核的权利。
那个时候我疑惑了。我们到底是在做合志,还是搞党派斗争?


说实话,失望透顶。


我不是什么千粉万粉的太太,但是我也有我的基本权利。她们拿我用命画的稿子当什么,拿我的绑文的努力当什么?
这种境遇之下还要我拿出怎样的热情。


这是哪一本合志,我不会透露。即便没有合同,这也是我的口碑。
就这样,这就是我对这个圈的交代。